快速檢索        
  農業資源與環境學報  2021, Vol. 38 Issue (6): 957-966  DOI: 10.13254/j.jare.2021.0481
0

引用本文  

何可, 葉昌東, 陳當然, 等. 改革開放以來珠三角地區農業功能轉變與景觀形態演變[J]. 農業資源與環境學報, 2021, 38(6): 957-966.
HE Ke, YE Changdong, CHEN Dangran, et al. Agricultural function and landscape change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since reform and opening up[J].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2021, 38(6): 957-966.

基金項目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41871156)

Project supported

The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of China(41871156)

通信作者

葉昌東??E-mail: yechangdong@scau.edu.cn

作者簡介

何可(1996-), 女, 廣東梅州人, 碩士研究生, 從事農業景觀研究。E-mail: co202073@163.com

文章歷史

收稿日期: 2021-08-04
錄用日期: 2021-10-10
改革開放以來珠三角地區農業功能轉變與景觀形態演變
何可 , 葉昌東 , 陳當然 , 黃安達     
華南農業大學林學與風景園林學院, 廣州 510642
摘要: 為探索農業功能與景觀形態的演變歷程及其關系,推動生產、生活、生態“三生”功能融合,理清改革開放以來珠三角農業功能及景觀形態的演變歷程,本研究引入生態系統單位面積生態服務價值表和景觀格局指數進行測算。結果表明,1980—2018年,農業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價值從20.81億元下降到17.45億元,休閑與文化功能價值從11.83億元增長至13.92億元,生態調節與保護功能價值從215.88億元增長至217.96億元。農業景觀面積從2 094 233.94 hm2縮減到1 753 198.20 hm2,總斑塊數從5 536增長至8 282,聚合度從96.732 6減小至95.878 2,景觀形狀指數由158.578 8增長至182.868 4。研究表明,農業功能轉變及景觀形態演變歷程可以歸納為三個階段:改革開放至20世紀90年代以生產功能為主導,農業景觀表現為以耕地為主、?;~塘為典型的傳統農業景觀;20世紀90年代至2010年前后以生活功能為主導,農業景觀呈現以觀光體驗為特征的觀光農業景觀;2010年前后至今轉變為“三生”功能融合主導,農業景觀呈現以生態休閑為目的的休閑農業景觀。
關鍵詞: 農業功能    景觀形態    景觀格局指數    “三生”融合    休閑農業    
Agricultural function and landscape change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since reform and opening up
HE Ke , YE Changdong , CHEN Dangran , HUANG Anda     
College of Forestr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642, China
Abstract: In order to explore the evolution process and relationship between agricultural function and landscape form, promote the integration of production, living and ecological functions, and clarify the evolution process of agricultural function and landscape form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since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the ecological service value table and landscape pattern index per unit area of the ecosystem were used to analyze. From 1980 to 2018, the production function value of agricultural food and raw materials decreased from 2.081 billion yuan to 1.745 billion yuan, the leisure and cultural function value increased from 1.183 billion yuan to 1.392 billion yuan, and the ecological regulation and protection function value increased from 21.588 billion yuan to 21.796 billion yuan. The agricultural landscape area decreased from 2 094 233.94 hm2 to 1 753 198.20 hm2, the total number of patches increased from 5 536 to 8 282, the degree of polymerization decreased from 96.732 6 to 95.878 2, and the shape index increased from 158.578 8 to 182.868 4. The research results show that the transformation of agricultural function and landscape can be summarized into three stages: From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to the 1990s, the production function dominants while the landscape is mainly cultivated land and mulberry-based fish ponds. From 1990s to 2010, dominated by life function, the agricultural was characterized by sightseeing experience. Since 2010, transformed into production-life-ecology functional integration leading, agricultural is often based on leisure agricultural landscape for the purpose of ecological leisure.
Keywords: agricultural function    landscape form    landscape pattern index    integration of production-life-ecology    leisure agriculture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農業功能發生了巨大變化,從以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為主向休閑與文化、生態調節與保護等多種功能并存轉變。相應地,農業景觀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轉變,宏觀上表現為農業景觀總體布局形態的演變,中尺度上表現為種植業、林業、牧業、漁業景觀布局形態的改變,微觀上表現為農業生產對象、生產工具、休閑文化景觀形態的變化。國家提出鄉村振興戰略后,農業功能及農業景觀將迎來新一次重大轉變,為此,加強對農業功能及農業景觀的研究勢在必行。農業功能是指農業部門對整個社會系統或其他社會部門產生的作用或影響[1]。農業景觀形態在本研究中主要指農業景觀在平面布局以及在空間要素上的形態特征:平面布局形態表現為農業景觀布局形態及耕地、林地、草地、水域的布局形態,空間要素表現為農業生產對象、生產工具、休閑文化景觀等。農業功能是農業的內在價值,農業景觀形態是農業的外在表現。

近年來,國外關于農業功能的研究主要包括探討農業多功能的重要性和實現途徑,認為農業多功能是實現物種豐富度、系統彈性和糧食安全的重要目標[2-4],提出通過制定合適的移民政策、植被多元栽培、雨水收集等方法拓展農業功能[5-7],同時在經濟、社會、環境等方面測量農業功能,從而為農業政策的制定和農業主體的決策提供參考和依據[8-10]。國內關于農業功能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多功能農業的定量評價分析[11-12],同時對農業功能的演變[13-15]和拓展[16-17]進行了深入探討。盡管國內外學者對農業功能的研究各有側重,但都重視研究多功能農業以及農業功能的拓展和測量。

國內外對農業景觀的研究熱點基本相似,主要包括通過遙感、GIS(地理信息系統)、檔案、口述歷史、田野調查等途徑研究地區的農業景觀變化[18-20],通過定量分析研究地區農業景觀格局[21-23],通過評價指標研究地區農業景觀異質性[24-25]。

國內外學界對農業功能與農業景觀的研究眾多,但較少涉及農業功能與農業景觀的關系?,F有研究認為多功能農業景觀是農業多功能性在景觀尺度上的空間表征,構建多功能農業景觀的主要作用體現為在確保農業生產有序發展的同時,仍能提供生物多樣性、田園風光、文化傳承等多種非經濟功能,更側重關注空間地域、人類歷史文化活動、生產生活行為、景觀格局及生態學過程等對農業多功能性的影響[26]。

本研究探索珠三角地區的農業功能與景觀形態變化的特點以及農業功能轉變影響景觀形態演變的內部機制,旨在發現農業內在價值與外在表現之間的關系、把握區域農業功能與景觀形態演變,為其他區域相關研究提供參考和借鑒。

1 材料與方法 1.1 研究區域

珠三角位于廣東省中部,屬于亞熱帶季風氣候區,平原地區河網密布、土壤肥沃,適宜農業發展。研究區包括廣州、深圳、珠海、佛山、江門、東莞、中山、惠州、肇慶等9個市,是華南地區的交通樞紐和經濟中心。珠三角地區是我國以?;~塘為代表的傳統農業重要耕作區,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快速的經濟發展及城鎮化直接促進了區域農業轉型,農業功能的轉變和農業景觀形態的演變尤為明顯,具有很強的典型性和代表性。

本研究認為農業用地應該是具備人為干擾特征的適宜農業生產活動的區域,所以將中國科學院土地利用分類體系中的耕地、其他林地(包括苗圃及各類園地)、高覆蓋度草地(牧業利用條件好)、水庫坑塘(人工修建的蓄水區)等作為農業用地進行分析。

1.2 數據來源與方法選取 1.2.1 數據來源

本研究涉及的數據包括珠三角的土地利用數據、社會經濟數據和農業項目數據。

土地利用數據主要通過中國科學院資源環境科學與數據中心平臺搜集分辨率為30 m的1980、1990、2000、2010、2015、2018年6期GIS土地利用類型圖,提取農業用地數據。

社會經濟數據主要包括1980—2018年珠三角各城市統計年鑒數據以及相關政策措施,經EPS(Easy professional superior)數據平臺下載主要數據,包含行政區概況、經濟、農業等方面的指標。

農業項目數據主要來源于廣東省農業農村廳公布的農業公園名單以及在衛星地圖上搜索珠三角范圍內的農業園,從網絡途徑獲取項目建成年份、功能結構、景觀形態特點等內容。

1.2.2 農業功能轉變測算

采用貨幣化的方式反映農業功能轉變情況,參考謝高地等[27]研究得出的生態系統單位面積生態服務價值表,將生態系統中的農田、森林、草地和濕地分別對應土地利用類型中的耕地、其他林地、高覆蓋度草地和水庫坑塘,同時按照生態、生產、生活三個層面,將氣體調節、氣候調節、水源涵養、土壤形成與保護、廢物處理、生物多樣性保護對應生態調節與保護功能,食物生產、原材料對應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娛樂文化對應休閑與文化功能,用以估算改革開放以來珠三角地區農業功能的轉變情況(表 1)。以各區縣的食物與原材料生產功能(F)為例,具體公式如下:

表 1 珠三角地區農業功能價值系數表(元·hm-2·a-1 Table 1 Value coefficient of agricultural function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yuan·hm-2·a-1)

式中:F為食物與原材料生產功能價值;Ak為第k類土地利用類型的面積;Ck為第k類土地利用類型功能價值系數。生態調節與保護功能價值(E)及休閑與文化功能價值(L)計算方法同上。

1.2.3 農業景觀演變分析

運用土地利用轉移矩陣揭示研究區每個時間段的農業景觀轉移情況,同時選取景觀格局指數——景觀類型百分比(PLAND)、平均斑塊面積(AREA_MN)、斑塊數量(NP)、景觀形狀指數(LSI)、聚合度(AI)等揭示農業景觀形態格局,運用Fragstats 4軟件計算各指數變化值。

2 結果與分析 2.1 生產功能主導下的傳統農業景觀(改革開放至20世紀90年代) 2.1.1 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主導

改革開放至20世紀90年代,珠三角地區農業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價值相對較高(圖 1),盡管改革開放以來珠三角常住人口持續增長,但作物播種面積和產量只在改革開放初期面廣量大。珠三角糧食作物播種面積從1985年的2 179 993 hm2下降到2018年的527 207 hm2,糧食總產量在1990年達到改革開放以來的最高值,約7 799 700 t,到2018年縮減至約2 799 900 t。1985—2018年,農業經濟作物播種面積從490 480 hm2下降到167 480 hm2,蔗糖總產量由約11 063 600 t降至262 700 t,花生總產量從約306 400 t降至177 400 t。從1980—1990年區縣農業功能變化情況(圖 2)可以看出,珠三角84%的區縣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呈減弱趨勢,變化率均值為-6.64%,休閑與文化功能、生態調節與保護功能總體增長,變化率均值分別為20.27% 和6.70%,各有64% 和56% 的區縣呈現增長趨勢。

圖 1 珠三角地區農業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變化 Figure 1 Changes of agricultural food and raw material production function in Pearl River Delta
圖 2 1980—1990年珠三角地區農業功能變化 Figure 2 Changes of agricultural functions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from 1980 to 1990
2.1.2 以?;~塘為典型的傳統農業景觀

從改革開放至20世紀90年代,農業及耕地景觀斑塊數量相對較低,而農業及耕地平均斑塊面積相對較高,表明農業生產景觀相對集中成片(表 2)。1980—1990年,耕地面積在各種土地利用類型中減少比例最大,主要轉化為水庫坑塘和非農業用地,但耕地景觀面積占農業景觀總面積比例僅從1980年的77.8% 降至1990年的76.42%,仍然是農業景觀的主體部分(表 3)。珠三角地區傳統農業景觀雖然以耕地為主,但?;~塘仍是珠三角典型的傳統農業景觀。由于產業化漁業發展,水庫坑塘在這段時期內也是各類農業用地中轉入量最多的類型。

表 2 珠三角地區農業及耕地景觀水平指數 Table 2 Landscape level index of agriculture and cultivated land in Pearl River Delta
表 3 1980—1990年珠三角土地利用轉移矩陣(hm2 Table 3 Land use transfer matrix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from 1980 to 1990 (hm2)
2.1.3 農業生產功能對傳統農業景觀的影響機制

改革開放大大解放了農業生產力,農業商品經濟得到迅速發展。珠三角農業以食品與原材料生產為主要功能既是生產力得到解放的結果,也是社會發展階段的需求。以生產功能為主決定了在生產工具相對落后以及城鎮化、工業化程度較低時期,農業景觀粗放且集中連片,耕地景觀面積比例較大。?;~塘由于塘魚收益遠高于蠶桑收益,基塘面積比例日益失衡,魚塘面積明顯擴大,加上?;~塘經濟效益低于二三產業,?;~塘景觀逐漸衰落。該時期農業功能除了呈現出明顯的以食品與原材料生產為主的特征之外,休閑農業理念傳入,城市周邊的農民開始探索向城鎮居民提供農業景觀休閑游賞場地,表明了農業休閑與文化功能開始萌芽,但其休閑文化景觀還缺乏統籌經營。

2.2 生活功能主導下的觀光農業景觀(20世紀90年代至2010年前后) 2.2.1 休閑與文化功能主導

改革開放以來珠三角地區農業休閑與文化功能價值在2000年達到最大值(圖 3)。為了提高功能值的可對比性,該時期各區縣功能變化率用1990— 2000年和2000—2010年變化率的平均值替代。休閑與文化功能變化率超過100% 的區縣明顯增多(圖 4),最高變化率可達602.03%,各區縣變化率均值為38.97%。生態功能增長相對不明顯,區縣變化率均值為7.43%。中心城市的生產功能總體保持下降,山區邊緣城市略有回升,區縣生產功能變化率均值為4.09%。農業休閑文化功能大為拓展,產生了大批觀光農業園,并有別于上一時期粗放的經營形式。出現了如順德生態樂園、珠?!稗r科奇觀”等綜合性的觀光農業園,農林牧漁均拓展了其休閑文化功能,如佛山陳村花卉世界、廣州水果世界、深圳野生動物園、中山海上莊園等。廣州市統計年鑒從2010年開始增設都市農業板塊,數據顯示,觀光休閑游客數量從2010年的1 050萬人次增長到2018年的5 808萬人次,觀光休閑旅游總收入從68 914萬元增長到97 409萬元。

圖 3 珠三角地區農業休閑與文化功能變化 Figure 3 Changes in agricultural leisure and cultural function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圖 4 1990—2010年珠三角地區農業功能變化 Figure 4 Changes of agricultural functions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from 1990 to 2010
2.2.2 以觀光體驗為特征的觀光農業景觀

由于這一時期觀光體驗成為農業主要的休閑文化功能,人們常將這種農業要素與休閑旅游結合的經營模式稱為觀光農業,后逐漸演變為休閑觀光農業。觀光農業由于其休閑功能的內在要求,在景觀平面要素上往往體現為不同農業景觀類型的豐富及其鑲嵌程度的加深。改革開放以來代表農業生產景觀的耕地縮減速率從20世紀80年代的2.75%迅速上升到90年代的9.29%,2010年后又降至1.85%。20世紀90年代至2010年前后是耕地縮減最明顯的時期,縮減了20.58%,主要轉變為水庫坑塘和非農業用地,而其他林地、高覆蓋度草地、水庫坑塘分別增長了15.3%、64.3%、18.7%。農業用地中轉入總量最多的類型為水庫坑塘和其他林地,珠三角擁有了更多林草風光及魚塘景色(表 4)。珠三角的?;~塘在這個階段極度萎縮,只極少量分布在部分觀光農業園內。

表 4 1990—2010年珠三角土地利用轉移矩陣(hm2 Table 4 Land use transfer matrix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from 1990 to 2010 (hm2)
2.2.3 農業生活功能對觀光農業景觀的影響機制

1990年深圳首次舉辦“荔枝節”,成為觀光農業在珠三角迅速發展的重要轉折。20世紀90年代我國開始建立市場經濟體制,居民收入不斷提高,人們開始有了休閑旅游方面的生活需求,農業產業結構亟待優化轉型。珠三角于2000年和2001年分別召開了全國性和省級的有關農業旅游的研討會,出臺了許多鼓勵觀光農業發展的措施,相關企業紛紛投入到觀光農業園的建設經營活動中。在此背景下,珠三角農業的休閑與文化功能得到較大發展。

自20世紀90年代起,農業技術的發展和對高效養殖的需求使現代化水產養殖系統得到廣泛應用,珠三角?;~塘總面積進一步縮減。同時休閑文化功能的拓展推動了?;~塘景觀的轉型,如順德生態樂園內設置的?;~塘景觀以觀光體驗、科普教育、生態旅游等休閑文化功能為主。

2.3 “三生”功能融合主導下的休閑農業景觀(2010年前后至今) 2.3.1 “三生”功能融合主導

表 5農業功能價值變化來看,改革開放以來,珠三角農業的生態調節與保護功能價值有所起伏但始終保持高位,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價值保持下降。由于具有高休閑文化功能價值的林地和水域景觀占比發生變化,珠三角休閑與文化功能價值有所波動但總體增長(表 5)?!叭惫δ苋诤显谟嬎憬Y果上體現為農業基本不再以生產功能為主,生活功能逐漸發揮作用,而生態功能始終作為農業發展的底色。從各區縣的三方面功能變化情況也可以看出,2010— 2018年的變化率較為平穩(圖 5),區縣生產、生活、生態功能變化率平均值分別為-6.79%、-4.9%、-6.55%,主要原因在于農業景觀面積的整體縮減,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農業功能在此階段逐漸適應了區域發展需要。隨著城鎮化高速發展以及人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三生”功能融合發展是現代農業發展的必然趨勢。

表 5 珠三角農業功能價值變化(億元) Table 5 Change of agricultural function value in Pearl River Delta (108 yuan)
圖 5 2010—2018年珠三角地區農業功能變化 Figure 5 Changes of agricultural functions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from 2010 to 2018
2.3.2 以生態休閑為目的的休閑農業景觀

2010年前后至今,農業景觀聚合度相比此前顯示出更低水平,表明農業景觀更加離散,形狀指數的增長意味著斑塊形狀更加復雜,各類農業景觀的平均斑塊面積減小也表明農業景觀更加破碎(表 6)。耕地景觀仍在萎縮,其轉出總量占所有農業景觀轉出總量的54.66%,除了向非農業用地轉移外,主要往生態效益高的水庫坑塘及林地轉移(表 7)。耕地在農業景觀中的占比已經從1980年的77.8%降至2018年的70.49%。由于觀光農業休閑文化功能的拓展,早期主要以農業觀光、生產環境和文化氛圍體驗為主,逐漸轉變成包括親子娛樂、科普教育、生態度假、種植實踐等功能在內的休閑農業。2015—2020年的中央一號文件都強調了對休閑農業的支持,休閑農業景觀更加蓬勃發展。珠三角地區城市化的發展是促進農業景觀形狀復雜和破碎的外部原因,而農業景觀發展轉型為休閑農業是重要的內部因素。

表 6 珠三角農業用地景觀平面指數變化 Table 6 Changes of agricultural land landscape index in Pearl River Delta
表 7 2010—2018年珠三角土地利用轉移矩陣(hm2 Table 7 Land use transfer matrix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 from 2010 to 2018 (hm2)
2.3.3 “三生”功能融合對休閑農業景觀的影響機制

生態價值觀深刻影響著社會發展,休閑農業起初為追求經濟效益而拓展休閑與文化功能,發展至今其生態功能也得到重視[28]。隨著珠三角城鎮化迅速發展,都市快節奏生活對人們的身心健康造成巨大壓力,人們渴望回歸自然的需求日益強烈。農業的生產功能為生活、生態功能騰挪空間,以耕地為代表的生產性農業景觀持續縮減。珠三角地區各類休閑農業景點已達200多個,為2010年的4倍多(數據暫未考慮一些規模較小的私人農業園),休閑農業景觀在珠三角的發展已經極其可觀。生產、生活、生態“三生”功能融合的休閑農業建設成為了必然趨勢。

3 討論

從20世紀七八十年代開始,珠三角?;~塘的水域面積逐漸擴大,種植面積大為萎縮。隨著改革開放后工業化發展,?;~塘景觀被工廠大量占據。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促使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人們開始有了更高的精神文化需求,粗放的傳統農業景觀有待轉型,觀光農業開始萌芽,一定程度上促使農業景觀布局的破碎化。同時,由于農業功能拓展的地區短時間內食品供應功能不會有很大損失[2],生產功能在改革開放到20世紀90年代期間仍然占據主導地位。該時期農業景觀較為粗放,主要作物是水稻和甘蔗,農業生產方式中仍然保留犁、耙、水車等傳統生產工具。

20世紀90年代至2010年前后,觀光農業園得到快速發展。在種植業方面,設置了具有觀賞價值的植物品種,如陳村花卉世界種植了豐富的花卉品種。在林業方面,建造了大量具有休憩體驗設施的瓜果采摘園,如廣州水果世界設置多個供游客休閑采摘的主題果園。在牧業方面,注重打造動物觀賞科普景觀,如深圳野生動物園表演區內設置動物瞭望塔、雜食動物館、中型猛獸館等。在漁業方面,休閑漁業開始成為重要發展方向,如中山海上莊園內設置魚塘和垂釣設施、養殖大量海魚及淡水魚供游客觀賞垂釣。該時期觀光農業也存在盲目開發和過度商業化的問題,生態功能缺失,農業污染問題開始引發關注,尤其是以“農家樂”為代表的觀光農業造成了較為嚴重的環境污染。

2010年前后至今,農業景觀在平面格局上破碎化加劇,在空間上更加注重追求景觀生態價值、園區特色及互動性。休閑農業在營造景觀方面有了更多的追求,在相關政策支持下出現了農業公園。珠三角的休閑農業類型主要有瓜果采摘園、農業科技示范園、農業科普園、農業主題休閑度假園及其他一般性的休閑農業園。休閑農業園拓展了更多功能,園區涉及更多業態,景觀格局變得更加復雜和破碎,越來越需要景觀設計。依托稻田、花海、池塘、果林、種植大棚、蔬菜、稻谷、動物等景觀,當地安排了如休閑采摘、垂釣、喂養等活動,設置多樣的農業主題景觀小品及構筑物,建設鄉土民宿,極大豐富了休閑農業的景觀空間形態。該時期出現的較為典型的休閑農業園有惠州航天農業科技示范園、十里蓮江農業觀光體驗園、佛山盈香生態園、廣州市香蜜山生態農業公園等。

隨著國土空間規劃的逐步實施,統籌發展與保護的多目標協同模式將促進農業空間多功能的協調發展。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和永久基本農田,明確農業空間的承載規模和適宜程度,可使農業景觀規模不再盲目擴張或由于城鎮化發展而迅速縮減。當下對農業景觀與農業功能的研究多集中于景觀格局與功能評價,今后應加強多尺度下景觀格局與功能相互作用關系的研究[26]。已有文獻對農業功能的測量更多采用建立指標體系的方法[11],但運用生態系統服務價值對農業功能進行估算,更便于與農業景觀相結合。拓展農業功能的重要性已成為學界共識,但對農業功能的測量仍缺乏共性,受到不同學科應用、發展背景、研究目的、研究領域、學術重點等影響,難以比較結果[8],未來對農業發展目標的研究也將從單一農業經濟或環境目標轉向農業經濟、社會、環境多目標的統籌與協調,研究尺度將從農田、農場等單一小尺度轉向景觀、區域、全球等大尺度[29]。本研究嘗試從不同尺度探索農業景觀與農業功能的變化及二者相互關系,其理論及應用方面仍需進一步研究:①如何在農業功能實際發揮作用的基礎上探索農業功能與景觀形態之間的關系;②如何建立農業功能及景觀形態之間關系的量化指標以更好發揮農業功能;③在農業功能與景觀形態關系的研究中仍需進一步拓展其實踐意義。

4 結論

(1)改革開放以來,農業食品與原材料生產功能保持下降趨勢,休閑與文化功能以及生態調節與保護功能均有所加強。農業景觀減少的同時斑塊變得更加破碎和復雜。

(2)珠三角地區農業發展可以歸納為三個階段:改革開放至20世紀90年代以生產功能為主導,農業景觀表現為以耕地為主、?;~塘為典型的傳統農業景觀;20世紀90年代至2010年前后以生活功能為主導,農業景觀呈現以觀光體驗為特征的觀光農業景觀;2010年前后至今轉變為“三生”功能融合主導,農業景觀呈現以生態休閑為目的的休閑農業景觀。

(3)農業功能的轉變影響著農業景觀形態的演變,生產性農業景觀在生產功能為主的影響下集中連片,生活功能為主促進了農業景觀的破碎化和復雜化,“三生”功能融合推動了現代休閑農業迅速發展。

參考文獻
[1]
羅其友, 高明杰, 陶陶. 農業功能統籌戰略問題[J]. 中國農業資源與區劃, 2003, 24(6): 25-29.
LUO Q Y, GAO M J, TAO T. Strategic issue for unified planning of agricultureal functions[J]. Chines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Regional Planning, 2003, 24(6): 25-29. DOI:10.3969/j.issn.1005-9121.2003.06.006
[2]
FREI B, QUEIROZ C, CHAPLIN-KRAMER B, et al. A brighter future: Complementary goals of diversity and multifunctionality to build resilient agricultural landscapes[J]. Global Food Security, 2020, 26: 100407. DOI:10.1016/j.gfs.2020.100407
[3]
CARMONA C P, GUERRERO I, PECO B, et al. Agriculture intensification reduces plant taxonomic and functional diversity across European arable systems[J]. Functional Ecology, 2020, 34(7): 1448-1460. DOI:10.1111/1365-2435.13608
[4]
WORDLEY C F R, SANKARAN M, MUDAPPA D, et al. Bats in the Ghats: Agricultural intensification reduces functional diversity and increases trait filtering in a biodiversity hotspot in India[J]. Biological Conservation, 2017, 210: 48-55. DOI:10.1016/j.biocon.2017.03.026
[5]
DE ROSA M, BARTOLI L, LEONARDI S, et al. The contribution of immigrants to multifunctional agricultural systems in Italy[J]. Sustainability, 2019, 11(17): 4641. DOI:10.3390/su11174641
[6]
FINNEY D M, KAYE J P. Functional diversity in cover crop polycultures increases multifunctionality of an agricultural system[J]. Journal of Applied Ecology, 2017, 54(2): 509-517. DOI:10.1111/1365-2664.12765
[7]
CONCEPCION R N, CONTRERAS S M, SANIDAD W B, et al. Enhancing multi-functionality of agriculture through rainwater harvesting system[J]. Paddy and Water Environment, 2006, 4(4): 235-243. DOI:10.1007/s10333-006-0057-3
[8]
SONG B, ROBINSON G, BARDSLEY D. Measuring multifunctional agricultural landscapes[J]. Land, 2020, 9(8): 260. DOI:10.3390/land9080260
[9]
MARQUES-PEREZ I, SEGURA B, MAROTO C. Evaluating the functionality of agricultural systems: Social preferences for multifunctional peri-urban agriculture: The "Huerta de Valencia" as case study[J]. Spanish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earch, 2014, 12(4): 889-901. DOI:10.5424/sjar/2014124-6061
[10]
KALLAS Z, GóMEZ LIMóN J A, HURLé J B. Decomposing the value of agricultural multifunctionality: Combining contingent valuation and the analytical hierarchy process[J].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2007, 58(2): 218-241. DOI:10.1111/j.1477-9552.2007.00085.x
[11]
鐘源, 劉黎明, 劉星, 等. 農業多功能評價與功能分區研究——以湖南省為例[J]. 中國農業資源與區劃, 2017, 38(3): 93-100.
ZHONG Y, LIU L M, LIU X, et al. Multi function evaluation and functional zoning of agriculture: A case study of Hunan Province[J]. Chines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Regional Planning, 2017, 38(3): 93-100.
[12]
王航. 我國東部地區都市現代農業多元功能比較分析——以滬寧杭為例[J]. 農業現代化研究, 2013, 34(1): 25-29.
WANG H.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urban modern agriculture multi-function in eastern China: A case of Shanghai, Nanjing and Hangzhou[J]. Research of Agricultural Modernization, 2013, 34(1): 25-29.
[13]
魯莎莎, 劉彥隨, 秦凡. 環渤海地區農業地域功能演進及其影響因素[J]. 地理學報, 2019, 74(10): 2011-2026.
LU S S, LIU Y S, QIN F. Spatio-temporal differentiation of agricultural regional function and its impact factors in the Bohai Rim region of China[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9, 74(10): 2011-2026. DOI:10.11821/dlxb201910005
[14]
劉玉, 馮健. 城鄉結合部農業地域功能實現程度及變化趨勢——以北京為例[J]. 地理研究, 2017, 36(4): 673-683.
LIU Y, FENG J. Analysis on execution and change of regional function of agriculture in rural-urban fringe: A case study of Beijing[J].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7, 36(4): 673-683.
[15]
魯莎莎, 劉彥隨, 關興良. 農業地域功能的時空格局與演進特征——以106國道沿線典型樣帶區為例[J]. 中國土地科學, 2014, 28(3): 67-75.
LU S S, LIU Y S, GUAN X L. Agricultural region multi-function and its spatio-temporal evolution characteristics: A case study of sampling belt along G106 in China[J]. China Land Science, 2014, 28(3): 67-75.
[16]
曾磊, 邢慧斌. 產業融合視角下的現代農業示范區規劃——兼論其旅游功能的拓展[J]. 安徽農業科學, 2011, 39(33): 20617-20619.
ZENG L, XING H B. Planning of modern agricultural demonstration zon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dustrial convergence: Also study on the expansion of its tourist functions[J]. Journal of Anhui Agricultural Sciences, 2011, 39(33): 20617-20619. DOI:10.3969/j.issn.0517-6611.2011.33.115
[17]
劉新. 論我國農業的結構演化與功能拓展[J]. 安徽農業科學, 2009, 37(10): 4679-4681.
LIU X. Discussion on structure evolution and function expansion of agriculture in China[J]. Journal of Anhui Agricultural Sciences, 2009, 37(10): 4679-4681. DOI:10.3969/j.issn.0517-6611.2009.10.126
[18]
DIMOPOULOS T, KIZOS T. Mapping change in the agricultural landscape of Lemnos[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20, 203: 103894. DOI:10.1016/j.landurbplan.2020.103894
[19]
BROWN P W, SCHULTE L A. Agricultural landscape change(1937-2002) in three townships in Iowa, USA[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11, 100(3): 202-212. DOI:10.1016/j.landurbplan.2010.12.007
[20]
任國平, 劉黎明, 管青春, 等. 基于變結構協整檢驗的都市農業景觀演變階段分析[J]. 農業工程學報, 2017, 33(24): 249-260.
REN G P, LIU L M, GUAN Q C, et al. Analysis on evolution stages of agricultural landscape in metropolitan based on variable structure cointegration test[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17, 33(24): 249-260. DOI:10.11975/j.issn.1002-6819.2017.24.033
[21]
VAN APELDOORD D F, KEMPEN B, SONNEVELD M P W, et al. Co-evolution of landscape patterns and agricultural intensification: An example of dairy farming in a traditional dutch landscape[J]. Agriculture Ecosystems & Environment, 2013, 172: 16-23.
[22]
ABDULLAH S A, NAKAGOSHI N. Changes in agricultural landscape pattern and its spatial relationship with forestland in the State of Selangor, Peninsular Malaysia[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08, 87(2): 147-155. DOI:10.1016/j.landurbplan.2008.05.008
[23]
史莎娜, 李曉青, 謝炳庚, 等. 喀斯特和非喀斯特區農業景觀格局變化及生態系統服務價值變化對比——以廣西全州縣為例[J]. 熱帶地理, 2018, 38(4): 487-497.
SHI S N, LI X Q, XIE B G, et al. Change and comparison of agricultural landscape patterns and ecological service values in Karst and non-Karst areas: A case study of Quanzhou County[J]. Tropical Geography, 2018, 38(4): 487-497.
[24]
URRUTIA A L, GONZALEZ-GONZALEZ C, VAN CAUWELAERT M E, et al. Landscape heterogeneity of peasant-managed agricultural matrices[J]. Agriculture Ecosystems & Environment, 2020, 292: 106797.
[25]
盧訓令, 劉俊玲, 丁圣彥. 農業景觀異質性對生物多樣性與生態系統服務的影響研究進展[J]. 生態學報, 2019, 39(13): 4602-4614.
LU X L, LIU J L, DING S Y. Impact of agricultural landscape heterogeneity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J]. Acta Ecologica Sinica, 2019, 39(13): 4602-4614.
[26]
湯茜, 丁圣彥. 多功能農業景觀: 內涵、進展與研究范式[J]. 生態學報, 2020, 40(13): 4689-4697.
TANG Q, DING S Y. Multifunctional agricultural landscape: Concept, progress and study paradigm[J]. Acta Ecologica Sinica, 2020, 40(13): 4689-4697.
[27]
謝高地, 魯春霞, 冷允法, 等. 青藏高原生態資產的價值評估[J]. 自然資源學報, 2003, 18(2): 189-196.
XIE G D, LU C X, LENG Y F, et al. Ecological assets valuation of the Tibetan Plateau[J]. Journal of Natural Resources, 2003, 18(2): 189-196. DOI:10.3321/j.issn:1000-3037.2003.02.010
[28]
王璐, 楊潔, 胡月明, 等. 廣州市土地利用生態服務價值測算研究[J]. 水土保持通報, 2009, 29(4): 229-234.
WANG L, YANG J, HU Y M, et al. Quantitatively study on landuse ecosystem service value in Guangzhou City[J]. Bulletin of Soil and Water Conservation, 2009, 29(4): 229-234.
[29]
胡斯威, 米長虹, 師榮光, 等. 農業可持續發展研究熱點與趨勢——基于文獻計量的可視化分析[J/OL]. 農業資源與環境學報, 2021: 1-15(2021-03-30). https://doi.org/10.13254/j.jare.2020.0612.
HU S W, MI C H, SHI R G, et al. Hotspots and trends of agricultur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Visualization analysis based on bibliometrics[J].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2021: 1-15(2021-03-30). https://doi.org/10.13254/j.jare.2020.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