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檢索        
  農業資源與環境學報  2021, Vol. 38 Issue (6): 1142-1151  DOI: 10.13254/j.jare.2021.0496
0

引用本文  

朱澤, 楊顥, 胡月明, 等. 基于多源數據的村莊發展潛力評價及村莊分類[J]. 農業資源與環境學報, 2021, 38(6): 1142-1151.
ZHU Ze, YANG Hao, HU Yueming, et al. Evaluation of village development potential and village classification by multi-source data[J].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2021, 38(6): 1142-1151.

基金項目

國家重點研發計劃課題(2018YFD1100801)

Project supported

The National Key R&D Program of China(2018YFD1100801)

通信作者

柯春鵬??E-mail: 1432078447@qq.com

作者簡介

朱澤(1997-), 男, 浙江杭州人, 碩士研究生, 從事土地利用與地理信息系統研究。E-mail: 245554919@qq.com

文章歷史

收稿日期: 2021-08-09
錄用日期: 2021-08-30
基于多源數據的村莊發展潛力評價及村莊分類
朱澤1,2,3,4 , 楊顥1,2,3,4 , 胡月明1,2,3,4,5,6 , 陳飛香1,2,3,4 , 柯春鵬6     
1. 華南農業大學資源環境學院, 廣州 510642;
2. 自然資源部建設用地再開發重點實驗室, 廣州 510642;
3. 廣東省土地利用與整治重點實驗室, 廣州 510642;
4. 廣東省土地信息工程技術研究中心, 廣州 510642;
5. 青海大學農牧學院, 西寧 810016;
6. 廣州市華南自然資源科學技術研究院, 廣州 510642
摘要: 村莊是促進城鄉發展的重要單元,厘清村莊發展潛力、合理劃分村莊類型是推動鄉村振興戰略的基礎。本研究以廣州市從化區為例,基于多源數據構建評價指標體系,進行村莊發展潛力評價,并結合潛力評價結果、POI(興趣點)數據核密度分析、引力模型劃分村莊類型。結果表明:從化區村莊發展潛力整體上較好,但發展潛力分布不均衡,呈現西南強、東北弱的空間格局,形成以城區為中心向外擴散的圈層結構;從化區村莊可劃分為經濟核心類村莊、集聚提升類村莊、相對穩定類村莊、規??刂祁惔迩f、搬遷撤并類村莊5類,數量占比分別為14.23%、12.69%、23.08%、25.38%、24.62%。研究表明,基于多源數據進行村莊發展潛力評價具有時效性和普適性,結合發展潛力、POI數據、村莊競爭力劃分村莊類型,可為村莊發展規劃精細化實施提供參考。
關鍵詞: 村莊發展潛力    從化區    村莊分類    POI    
Evaluation of village development potential and village classification by multi-source data
ZHU Ze1,2,3,4 , YANG Hao1,2,3,4 , HU Yueming1,2,3,4,5,6 , CHEN Feixiang1,2,3,4 , KE Chunpeng6     
1. College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642, China;
2. Key Laboratory of the Ministry of Natural Resources for Construction Land Transformation, Guangzhou 510642, China;
3. Guangdong Provincial Key Laboratory of Land Use and Consolidation, Guangzhou 510642, China;
4. Guangdong Province Engineering Research Center for L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Guangzhou 510642, China;
5. College of Agriculture and Animal Husbandry, Qinghai University, Xining 810016, China;
6. South China Academy of Natural Resources Science and Technology, Guangzhou 510642, China
Abstract: Villages are important units for promoting urban and rural development. Clarifying the development potential of villages and reasonably classifying village types are the basis for promoting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ies. This study took the Conghua District, Guangzhou City as an example and constructed an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based on multi-source data to evaluate the development potential of villages. The potential evaluation results, points of interest(POI) data kernel density analysis, and gravitational model were combined to classify village types. The village development potential of the Conghua District is generally good, but the distribution of development potential is uneven, showing a spatial pattern of strong in the southwest and weak in the northeast, forming a circle structure with the urban area as the centre and spreading outwards. The villages in the Conghua District are divided into five categories: economic core villages, agglomeration and upgrading villages, relatively stable villages, scale control villages, and relocation and evacuation villages, accounting for 14.23%, 12.69%, 23.08%, 25.38% and 24.62% respectively. The evaluation of village development potential based on multi-source data is time-sensitive and universal, combining development potential, POI data analysis, and village competition to classify village types and provide reference for the fine implementation of village development planning.
Keywords: village development potential    Conghua District    village classification    POI    

村莊作為農村經濟活動的基本單元,是城鄉發展格局中具有更大發展空間的地區[1-2]。村莊發展潛力是在經濟、區位、生態等綜合因素影響下的村莊利用資源的發展能力,村莊發展潛力評估對村莊分類、居民點整治、村莊布局等工作具有重要指導作用[3-5]。村莊發展具有一定弱質性,普遍落后于城市發展,因此受到各個國家和地區的重視和支持[6]。我國鄉村振興戰略是村莊發展的重要推動力,但我國農村人口眾多且經濟基礎差,村莊發展的總體進展和成效仍顯不足[7]。且在多元化城鎮化的過程中,村莊發展的多樣性問題仍存在[8]??焖儆行У拇迩f發展潛力評價和村莊分類可為新型城鎮化發展提供決策依據。因此,構建科學合理、簡單易行的村莊發展潛力評價體系,進行合理的村莊分類是推動村莊發展的重要技術手段。

目前村莊發展潛力評價指標信息的數據源主要包括自然環境數據和經濟社會數據兩方面。村莊發展潛力評價中的自然環境數據主要包括坡度、地形條件、資源稟賦等[9-10]。這類數據主要通過對DEM數據或遙感影像處理獲得,通過這些途徑獲取的自然資源數據一般具有準確性;目前村莊發展潛力評價中的社會經濟數據主要包括交通數據、統計年鑒數據、基礎數據等[11-12]。其中交通數據和基礎數據通常是由相關部門實地測量或對圖件數字化并結合遙感識別矢量化得到的,需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且一般只對大型設施進行統計,存在時效性差和精度低的問題[13]。

村莊分類是區域研究的重要內容[14-15]。目前的村莊分類研究從多個角度進行,包括基于產業結構、基于地形、基于居民點面積和人口關系、基于規劃建設、基于整治需求、基于經濟發展水平、基于鄉村評價[16]。其中基于鄉村評價的研究中村莊分類多以村莊功能為導向,依據自然、經濟、社會等數據展開評價,識別村莊主導因素,進而進行村莊分類劃定。周揚等[17]基于資源、環境、人文等維度構建評價體系,劃分鄉村地域類型;文琦等[18]以鄉村為基本單位,基于鄉村振興類型識別體系對西北干旱貧困地區村落類型進行識別;史秋潔等[19]基于自然稟賦、區位條件等因素劃分不同典型村莊類型。但村莊之間競爭和產業聚集也影響村莊的分異,而以往的研究對村莊之間空間相互作用和村莊的地理實體空間作用因素考慮較少。

綜上所述,本研究通過引入多源數據——興趣點(Point of interest,POI)數據、路網(Open street map,OSM)數據、夜間燈光數據,彌補傳統社會經濟數據的不足,以此構建具有科學性和時效性的村莊發展潛力體系,進而對研究區的村莊發展潛力進行定量評價,同時,結合POI數據和引力模型研究村莊的地理實體作用和村莊之間相互作用,對研究區進行村莊分類,以期為廣州市從化區科學制定村莊發展規劃提供理論依據。

1 材料與方法 1.1 研究思路

村莊發展潛力受村莊人口經濟、資源稟賦、區位條件等因素的綜合影響,村莊發展潛力評價指標應盡可能全面反映村莊的發展潛力。根據現有的研究成果[3, 11, 20],村莊發展潛力受自身資源與利用資源的能力影響,自身資源包括用地適宜性、生態環境、資源稟賦、基礎設施配備等,利用資源的能力包括人口經濟、區位條件等。同時,構建指標體系應考慮指標數據的時效性和科學性,基于POI數據、OSM數據、夜間燈光數據易獲取、更新快、數據量大的特點,構建可快速準確獲取數據的指標體系,進行村莊發展潛力評價。

村莊的演變發展受內在條件和外部聯系功能共同影響[21]。產業設施高度集中的區域,依靠自身的資源優勢具有較強的發展能力,同時可影響周圍村莊的發展,這類村莊通常是經濟發展的核心區域。其余村莊由于自身條件不同,村莊之間會產生競爭力,具有較高發展潛力的村莊在一定區域內往往會具有更強的吸引力,從而會擁有更多的人口、經濟資源,形成村莊發展趨勢。因此本研究以村莊發展評價結果作為主要依據,結合鄉村振興要求及村莊發展理論將從化區的村莊分為5類: 經濟核心類、集聚提升類、相對穩定類、規??刂祁?、搬遷撤并類。

經濟核心類村莊是區域發展的核心,產業高度集中,此類村莊不僅自身資源豐厚、區位條件優越,且基礎設施俱全;集聚提升類村莊是村莊系統結構的重要支撐,這類村莊的地理位置和產業聚集情況稍有欠缺,但村莊在區域的競爭力強;相對穩定類村莊資源條件與競爭能力適中,在區域的競爭發展中較為穩定,是村莊系統機構中的基礎保障;規??刂祁惔迩f的發展基礎和區域競爭力都較差,村莊規模與發展能力不匹配;搬遷撤并類村莊的區域競爭力差,且不具備村莊發展的條件,不適宜引入資金進行發展。

本研究的思路(圖 1)為: ①基于多源數據建立時效性和科學性高的評價指標體系,對村莊進行發展潛力評價;②經濟核心類村莊主要為產業高度集中且潛力大的村莊,依據自身資源發展,不考慮競爭情況,因此基于POI數據核密度分析并結合空間分析技術劃分經濟核心類;③基于村莊發展潛力評價結果,采用引力模型模擬村莊的空間競爭,構建空間競爭和村莊自身潛力分類矩陣,劃分集聚提升類、相對穩定類、規??刂祁?、搬遷撤并類。

圖 1 研究技術路線圖 Figure 1 Research technology processes
1.2 研究區概況

廣州市從化區位于廣東省中部、廣州市東北部,地理坐標113°17′~114°04′E、23°22′~23°56′N,是全省鄉村振興示范區,也是國家新型城鎮化試點城市。截至2018年,從化區總面積1 974.5 km2,戶籍人口63.49萬,城鎮化率45.08%,下轄太平、溫泉、良口、呂田、鰲頭5個鎮及街口、城郊、江埔3個街道,共221個行政村和46個社區。近年來,從化區充分利用良好的區位優勢和豐富的旅游資源,快速推進新型城鎮化,打造包括溫泉鎮在內的6個特色小鎮。但是從化區在快速推動城鎮化的同時,村莊發展規劃滯后,導致部分村莊盲目城鎮化,因此亟需對村莊進行科學規劃。提高村莊發展潛力評價的時效性、科學地進行村莊分類,可引導村莊有序發展,是解決從化區村莊現階段發展難題的重要措施,對國內城郊村莊發展具有良好的借鑒作用。

1.3 數據來源與處理

興趣點(Point of interest,POI)數據是一種代表真實地理實體的點狀數據,包含空間和屬性信息[22]。目前,POI數據已廣泛應用于城市空間結構、城市中心分析、城市功能區識別等研究[23-24]。本研究通過基于百度地圖的API接口,獲取相應URL并編寫Python語言,實現對2020年從化區百度POI數據的爬取,對獲取的POI數據進行預處理和整合后,共得到12 679條數據,根據百度地圖的分類和研究區數據的實際情況將數據分為8類(表 1)。

表 1 從化區POI數據概況 Table 1 POI data of Conghua District

OSM數據(Open street map,OSM)是開源地圖數據,包含坐標、道路名稱、道路類型、最大行駛速度等空間信息和屬性信息,具有較高的拓撲關系和空間精度[25]。本研究從OSM官網下載2020年全國的路網數據,通過地理配準、地圖裁剪等技術獲得從化區的路網數據。

NPP/VRIIS夜間燈光數據是由衛星利用NPP/VIIRS傳感器捕捉夜晚地面的燈光狀況形成的影像數據,可以有效反映人類活動狀況,且與人口、經濟具有較高相關性[26]。本研究從NOAA/NGDC網站下載獲得2019年的夜間燈光數據,通過消除噪聲、去除異常值、影像裁剪等處理獲取從化區的夜間燈光。

土地利用數據基于Landsat8遙感影像提取。通過對預處理后的影像監督分類,提取土地利用數據,對分類結果建立混淆矩陣進行精度驗證,總體分類精度為90.501 6%。

本研究以從化區260個行政村和社區(除去林場和水庫)為研究對象,將處理后的數據統一轉化為西安80投影坐標系,形成村莊發展潛力評價數據庫。

1.4 研究方法 1.4.1 評價指標體系

本研究基于用地適宜性、人口經濟、區位條件、用地條件、基礎設施配備、生態環境6個方面共15個指標構建村莊發展潛力評價指標體系(表 2)。

(1)指標數據標準化

考慮到所采用的指標包含正向指標和逆向指標,采用數據無量綱化處理將數據進行標準化,便于進行綜合評價分析。公式如下:

(1)
(2)
表 2 從化區村莊發展潛力評價指標體系及其權重 Table 2 Evaluation index system and its weight of village development potential in Conghua District

式中: yij為第i個村莊的第j個指標標準化后的值;xij為實際值;xij maxxij min分別為第i個村莊的第j個指標的最大值和最小值。

(2) 指標權重確定

熵值法可根據各項指標數值所提供的信息客觀地確定指標權重。本研究采用熵值法確定指標權重,計算步驟如下:

計算j指標下i村莊的比例Pij:

(3)

計算第j個指標的熵值:

(4)

其中,

計算指標權重:

(5)

最后計算各行政村的村莊發展潛力值:

(6)

式中: Pij為指標比例;Hj為第j個指標的熵值;wj為第j個指標的權重;n為評價村莊的總數;P為評價指標總數;aj為第j個指標標準化后的值。

1.4.2 核密度分析

核密度分析法(Kernel density estimation,KDE)是通過模擬實際概率曲線,使用峰值函數來擬合已知樣本點的非參數方法[10]。核密度計算公式為:

(7)

式中: f (x)為核密度函數;h為帶寬;n為已知點數量;k(x)為核函數;x-xi為估計點到已知點i的距離。

考慮地理學第一定律的區位影響,對POI數據進行核密度分析相比于其他密度分析方法更優,因此本研究采用核密度分析法研究POI的空間聚類分布情況[27]。

1.4.3 引力模型

空間互相關分析常用于城市發展研究,隨著村莊社會經濟的發展和格局的演變,空間互相關研究在村莊格局中也具有重要意義[28]。本研究通過引力模型根據村莊的發展潛力和空間距離,模擬一定范圍內村莊之間相互作用的結果。引力計算公式為:

(8)

式中: M為兩個村莊的引力值;Zi、Zj分布代表一定范圍內兩個村莊的發展潛力值;Dij為兩個村莊的空間距離;G為引力常數;a為距離摩擦系數;本研究中G取值為1,a取值為2,符合村莊分類研究要求。

2 結果與分析 2.1 基于多源數據的村莊發展潛力評價

基于多源數據構建村莊發展潛力指標體系,計算從化區260個行政村的發展潛力值Z,并在ArcGIS中根據自然斷點法將結果分為四級,得到從化區村莊發展潛力級別圖(圖 2)。4級村莊的各類資源缺失或區位條件較差,發展能力欠缺。2、3級村莊各類資源和區位條件一般,發展能力適中。1級村莊有豐富的資源或優越的區位條件,發展能力最優。

圖 2 從化區村莊發展潛力級別 Figure 2 Village development potential levels of Conghua District

圖 2可看出,整體上從化區村莊發展潛力較好,但是發展潛力分布不均衡。由于從化區政府位于街口街道且西南區域距廣州市中心較近,因此村莊發展潛力較高的區域大多位于西南部,而東北部的村莊發展潛力相對較低。發展潛力最高的區域位于街口街道、城郊街道、江埔街道的交界處,良口鎮和呂田鎮的總體發展潛力較差。在空間分布形態上,從化區村莊的發展潛力由街口街道向外擴散,逐漸減弱。

2.2 基于村莊發展潛力的村莊分類 2.2.1 基于POI數據核密度分析的經濟核心類村莊劃定

為確定從化區產業設施空間聚集情況,對該區各類POI數據進行核密度分析。經過多次試驗,確定1.5 km的搜索半徑為最優。將處理范圍設定為從化區,分析得到從化區全類別POI數據空間分布(圖 3) 和各類POI數據的空間分布(圖 4)。

圖 3 從化區全類別POI數據核密度空間分布 Figure 3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kernel density of POI data in Conghua District
圖 4 從化區各類別POI數據核密度空間分布 Figure 4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kernel density of POI data of each category in Conghua District

圖 3可看出,從化區產業設施分布主要集中在四個區域,太平鎮、溫泉鎮、良口鎮和街口街道、城郊街道、江埔街道交界處。其中,街口街道、城郊街道、江埔街道交界處是從化區政治和經濟最集中的區域,產業密度也最大;太平鎮內設有從化區的經濟技術開發區,區內進駐一大批優秀企業,是從化區二三產業聚集區;溫泉鎮具有從化區特色溫泉,全鎮依靠豐富的旅游資源,吸引許多休閑娛樂、住宿服務產業入駐; 良口鎮主要特點是商務住宅點密集。不同聚集區的密度差異較大,縣政府區域的密度明顯高于其他區域。因此,從化區呈現一個主核心、多個次核心發展趨勢,區域依靠特色發展,但仍存在發展不均衡問題。

圖 4可看出,從化區內不同類別POI數據空間分布特征有所不同,但是在街口街道、城郊街道、江埔街道交界處均有高聚集度,同時在太平鎮和溫泉鎮的聚集程度也較高,與圖 3差異不大。

產業聚集度高的村莊通常是區域經濟的核心,具有更好的資源利用和發展能力。因此,將核密度分析結果與從化區村莊分布疊加,結合村莊發展潛力值,選擇產業聚集度和潛力值較高的村莊為經濟核心類村莊(圖 5)。根據聚集程度覆蓋范圍,共疊加得到經濟核心類村莊37個,其中街口街道18個、江埔街道8個、城郊街道6個、太平鎮3個、溫泉鎮2個。

圖 5 從化區經濟核心類村莊劃定 Figure 5 Economic core category villages in Conghua District
2.2.2 基于引力模型的村莊競爭情況分析

在一定空間距離內,由于資源、人口等因素差異,村莊之間存在相互競爭。為模擬村莊之間競爭的結果,采用引力模型計算各村莊在一定空間距離內與其他村莊的作用力,并篩選出與之作用力最大的村莊。根據對從化區居民可接受出行的實地調研結果與區域實際情況,將引力模型半徑確定為10 km,確定引力值最大的村莊,并確定指向(根據Z值由小指向大),得到從化區村莊空間引力指向圖(圖 6)。

圖 6 從化區村莊空間引力指向圖 Figure 6 Space gravitation map of villages in Conghua District

村莊被指向的次數越多,表明村莊的競爭力越強。因此,對村莊區域競爭力進行分級: 被指向0次為較差,1次為一般,2次為較好,3次及以上為優秀。分析結果顯示從化區村莊區域競爭力各等級村莊數量為: 優秀24個、較好52個、一般76個、較差108個。

基于村莊發展潛力和區域競爭力將村莊劃分為集聚提升類、相對穩定類、規??刂祁惣鞍徇w撤并類等四種類別,所建立的村莊分類矩陣如表 3所示。

表 3 從化區村莊分類矩陣 Table 3 Classification matrix of village types in Conghua District
2.2.3 村莊類別綜合劃定

根據表 3將從化區除經濟核心類村莊外的其余村莊進行分類,分為搬遷撤并類、規??刂祁?、相對穩定類、集聚提升類四類,并結合通過POI數據劃定的經濟核心類村莊,最終得到從化區村莊分類表(表 4) 和分類圖(圖 7)。

表 4 從化區村莊分類結果 Table 4 Village classification results in Conghua District
圖 7 從化區村莊分類空間分布 Figure 7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village classification of Conghua District

從化區規??刂祁惔迩f最多,集聚提升類村莊最少,搬遷撤并類、規??刂祁?、相對穩定類村莊數量相差不大,集聚提升類和經濟核心類村莊數量相差不大。在空間上,搬遷撤并類和規??刂祁惔迩f多位于距區政府較遠的東北區域;相對穩定類村莊多位于從化區的西南區域;集聚提升類村莊多位于區政府周圍,在從化區中部。在行政區劃上,搬遷撤并類和規??刂祁惔迩f多位于呂田鎮、良口鎮、溫泉鎮;相對穩定類村莊主要位于鰲頭鎮和太平鎮;集聚提升類村莊均勻分布于鰲頭鎮、城郊街道、街口街道、江埔街道;經濟核心類村莊多位于城郊街道、街口街道、江埔街道交界處。

2.3 村莊分類啟示

村莊分類可以更好地為村莊發展規劃提供決策指引。

(1) 經濟核心類村莊應提高用地效率,加快發展速度,同時減少環境污染,發展成區域核心村莊,并充分發揮核心作用帶動周邊村莊的發展。

(2) 集聚提升類村莊應重點完善政策機制、保障制度等內部機制,積極引入工廠、企業、商場等發展產業投資建設,提高產業聚集度,發展成區域重要村莊,同時鼓勵本地特色產業的建設和發展,推動區域特色農產品產業發展。

(3) 相對穩定類村莊應完善村莊學校、醫院、交通等配套基礎設施,同時大力發展村莊產業,提高區域競爭力,減少勞動力流失。

(4) 規??刂祁惔迩f應提高村莊內部土地利用效率,盡可能完善村莊的基礎設施,提升村莊的競爭力。同時嘗試將這類村莊作為從化區耕地保護和農業發展的主體,提高農業機械化水平,建立規?;霓r業生產和發展模式,發展成區域特色村莊。

(5) 搬遷撤并類村莊應著重考慮如何有序合理地進行搬遷,切實保證和改善這類村莊村民的生活狀況,可以根據最大引力指向進行村莊的撤并,提高區域其他村莊的基礎設施使用率。

3 討論

在鄉村振興快速推動的背景下,村莊地區在推動發展的進程中存在產業發展滯后、基礎設施不完善、傳統文化沒落的問題,亟需開展合理的村莊規劃。因此,有必要進行具有科學性和時效性的村莊發展潛力評價和村莊分類,為村莊規劃提供可靠的數據支撐。

本研究通過引入新數據,改善評價數據的敏感性和時效性問題,并利用POI數據分析人類經濟活動和產業設施分布的空間聚集性,將大數據與社會經濟相結合。通過對POI數據的核密度分析直觀反映從化區各類設施的聚集情況,結合從化區實際產業分布情況發現,分析結果與從化區實際產業分布相同,因此POI數據的核密度分析可真實反映區域各類產業的空間分布。

在村莊發展潛力評價方面,當前村莊發展潛力評價的相關研究指標體系主要采用調研數據和實地測量或矢量化的數據[11]。本研究引入的多源數據均可覆蓋研究區,其中POI數據與OSM數據均為網絡開放數據,更新快、數據充足且來源可靠;夜間燈光數據是通過衛星每月測量綜合計算得到年總量,具有科學性。這些多源數據的運用可彌補傳統數據的不足,提高評價的時效性和科學性。但本研究構建的指標體系的主要目標是解決時效性問題,指標體系權重確定方法僅采用了熵值法,在今后研究中可考慮主客觀結合的賦權法。

在村莊分類方面,當前村莊分類研究主要以村莊功能為導向,通過識別主導因素識別村莊類別[16-17]。本研究結合村莊發展潛力、競爭力以及地理實體進行村莊類型劃分,綜合考慮了各個村莊自身能力和外部環境的影響。本研究分類時雖然考慮村莊產業聚集情況,但未對各類不同產業分布進行研究,在今后研究中可加入村莊特色產業、歷史文化、旅游特色等因素。

4 結論

村莊發展潛力是村莊地域發展特征的綜合體現,可為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提供空間引導。本研究以廣州市從化區為例,利用多源數據評價研究區村莊發展潛力,并根據發展潛力、產業分布、區域競爭力劃分村莊類型,研究結論如下:

(1) 從化區村莊發展潛力整體上較好,但發展潛力分布不均衡,呈現西南強、東北弱的空間格局?;诙嘣磾祿崛〉闹笜梭w系具有較高可獲取性和普適性,可為其他地區村莊發展潛力評價提供方法參考。

(2) 基于村莊發展潛力值與POI核密度分析、重力模型劃分村莊類型,可以充分研究地理實體以及區域競爭力對村莊類別的影響,同時通過POI核密度分析可以深入了解村莊產業分布情況,為村莊發展規劃精細化實施提供參考。根據從化區幾類村莊特征以及空間上的分布情況,結合各村莊的優勢和發展需要建立區域村莊聯動機制,可最大化地合理確定各類村莊的發展模式,為村莊規劃治理提供決策依據。

參考文獻
[1]
王欣亮, 劉飛, 任弢. 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背景下村莊發展戰略研究[J]. 中國軟科學, 2017(10): 63-71.
WANG X L, LIU F, REN T. A study on the strategy of rural development in the context of agricultural supply-side structural reform[J]. China Soft Science, 2017(10): 63-71. DOI:10.3969/j.issn.1002-9753.2017.10.006
[2]
LI Y R, FAN P C, LIU Y S. What makes better village development in traditional agricultural areas of China? Evidence from long-term observation of typical villages[J]. Habitat International, 2019, 83: 111-124. DOI:10.1016/j.habitatint.2018.11.006
[3]
羅怡. "鄉村振興"背景下縣域村莊發展評價及建設規劃分類研究[D]. 南昌: 江西師范大學, 2018.
LUO Y. Study on development evaluation and construction planning classification of county villages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village revitalization[D]. Nanchang: Jiangxi Normal University, 2018.
[4]
黃道涵, 溫鋒華, 陳慧霞. 基于多因子分析的村莊布局優化路徑研究[J]. 中國人口·資源與環境, 2016, 26(S1): 464-468.
HUANG D H, WEN F H, CHEN H X. Research on the optimal path of village distribution based on multi-factors[J]. China Population,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2016, 26(S1): 464-468.
[5]
唐秀美, 劉玉, 任艷敏. 基于適宜性與發展水平評價的村莊用地類型劃分[J]. 農業工程學報, 2020, 36(1): 283-291, 327.
TANG X M, LIU Y, REN Y M. Classification of village land types based on suitability and development evaluation[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20, 36(1): 283-291, 327.
[6]
何仁偉. 城鄉融合與鄉村振興: 理論探討、機理闡釋與實現路徑[J]. 地理研究, 2018, 37(11): 2127-2140.
HE R W. Urban-rural integration and rural revitalization: Theory, mechanism and implementation[J].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8, 37(11): 2127-2140.
[7]
劉彥隨. 中國新時代城鄉融合與鄉村振興[J]. 地理學報, 2018, 73(4): 637-650.
LIU Y S. Research on the urban-rural integration and rural revitalization in the new era in China[J].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8, 73(4): 637-650.
[8]
郭紫薇, 洪亮平, 喬杰, 等. 英國鄉村分類研究及對我國的啟示[J]. 城市規劃, 2019, 43(3): 75-81.
GUO Z W, HONG L P, QIAO J, et al. Rural classification in the UK and its enlightenment to China[J]. City Planning Review, 2019, 43(3): 75-81.
[9]
喬陸印. 鄉村振興村莊類型識別與振興策略研究——以山西省長子縣為例[J]. 地理科學進展, 2019, 38(9): 1340-1348.
QIAO L Y. Village type identification and rural revitalization strategy: A case study of Zhangzi County of Shanxi Province[J]. Progress in Geography, 2019, 38(9): 1340-1348.
[10]
陳偉強, 代亞強, 耿藝偉, 等. 基于POI數據和引力模型的村莊分類方法研究[J]. 農業機械學報, 2020, 51(10): 195-204.
CHEN W Q, DAI Y Q, GENG Y W, et al. Village classification method based on POI data and gravity model[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for Agricultural Machinery, 2020, 51(10): 195-204.
[11]
楊秀, 余齡敏, 趙秀峰, 等. 鄉村振興背景下的鄉村發展潛力評估、分類與規劃引導[J]. 規劃師, 2019, 35(19): 62-67.
YANG X, YU L M, ZHAO X F, et al. Classification and planning guidance of rural development potential in rural revitaliza[J]. Planners, 2019, 35(19): 62-67. DOI:10.3969/j.issn.1006-0022.2019.19.009
[12]
馮丹玥, 金曉斌, 梁鑫源, 等. 基于"類型-等級-潛力"綜合視角的村莊特征識別與整治對策[J]. 農業工程學報, 2020, 36(8): 226-237, 326.
FENG D Y, JIN X B, LIANG X Y, et al. Urban-rural integration and rural revitalization: Theory, mechanism and implementation[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20, 36(8): 226-237, 326.
[13]
趙鑫, 宋英強, 胡月明, 等. 基于多源開放數據的城鄉居民點空間布局優化[J]. 廣西師范大學學報(自然科學版), 2020, 38(1): 26-40.
ZHAO X, SONG Y Q, HU Y M, et al. Optimizing spatial distribution of residential areas by using multi-source open data[J]. Journal of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Natural Science Edition), 2020, 38(1): 26-40.
[14]
BLUNDEN J R, PRYCE W T R, DREYER P. The classification of rural areas in the European context: An exploration of a typology using neural network applications[J]. Regional Studies, 1998, 32(2): 149-160. DOI:10.1080/00343409850123035
[15]
HEDLUND M. Mapping the socioeconomic landscape of rural Sweden: Towards a typology of rural areas[J]. Regional Studies, 2016, 50(3): 460-474. DOI:10.1080/00343404.2014.924618
[16]
李裕瑞, 卜長利, 曹智, 等. 面向鄉村振興戰略的村莊分類方法與實證研究[J]. 自然資源學報, 2020, 35(2): 243-256.
LI Y R, BU C L, CAO Z, et al. Village classification system for rural vitalization strategy: Method and empirical study[J]. Journal of Natural Resources, 2020, 35(2): 243-256.
[17]
周揚, 郭遠智, 劉彥隨. 中國鄉村地域類型及分區發展途徑[J]. 地理研究, 2019, 38(3): 467-481.
ZHOU Y, GUO Y Z, LIU Y S. Areal types and their development paths in rural China[J].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9, 38(3): 467-481.
[18]
文琦, 鄭殿元. 西北貧困地區鄉村類型識別與振興途徑研究[J]. 地理研究, 2019, 38(3): 509-521.
WEN Q, ZHENG D Y. Identification and revitalization of rural poverty-stricken areas in northwest China[J].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9, 38(3): 509-521.
[19]
史秋潔, 劉濤, 曹廣忠. 面向規劃建設的村莊分類指標體系研究[J]. 人文地理, 2017, 32(6): 121-128.
SHI Q J, LIU T, CAO G Z. Classifying villages for planning and construction guidance: Index 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 in China[J]. Human Geography, 2017, 32(6): 121-128.
[20]
蔚霖, 孟慶香, 朱槐文. 基于村莊綜合發展潛力評價的中心村確定[J]. 湖北農業科學, 2012, 51(12): 2636-2640.
WEI L, MENG Q X, ZHU H W. Determination of central village based on village comprehensive development potential evaluation[J]. Hubei Agricultural Sciences, 2012, 51(12): 2636-2640.
[21]
周寧, 郝晉珉, 孟鵬, 等. 黃淮海平原縣域農村居民點布局優化及其整治策略[J]. 農業工程學報, 2015, 31(7): 256-263.
ZHOU N, HAO J M, MENG P, et al. Layout optimization for county rural residents in Huang-Huai-Hai Plain area and its remediation strategies[J]. Transactions of the Chinese Society of Agricultural Engineering, 2015, 31(7): 256-263.
[22]
楊振山, 龍瀛, DOUAY N. 大數據對人文-經濟地理學研究的促進與局限[J]. 地理科學進展, 2015, 34(4): 410-417.
YANG Z S, LONG Y, DOUAY N. Opportunities and limitations of big data applications to human and economic geography: The state of the art[J]. Progress in Geography, 2015, 34(4): 410-417.
[23]
李江蘇, 梁燕, 王曉蕊. 基于POI數據的鄭東新區服務業空間聚類研究[J]. 地理研究, 2018, 37(1): 145-157.
LI J S, LIANG Y, WANG X R. Spatial clustering analysis of service industries in Zhengdong new district based on POI data[J].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8, 37(1): 145-157.
[24]
陳蔚珊, 柳林, 梁育填. 基于POI數據的廣州零售商業中心熱點識別與業態集聚特征分析[J]. 地理研究, 2016, 35(4): 703-716.
CHEN W S, LIU L, LIANG Y T. Retail center recognition and spatial aggregating feature analysis of retail formats in Guangzhou based on POI data[J].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6, 35(4): 703-716.
[25]
丁彥文, 許捍衛, 汪成昊. 融合OSM路網與POI數據的城市功能區識別研究[J]. 地理與地理信息科學, 2020, 36(4): 57-63.
DING Y W, XU H W, WANG C H, et al. Research on urban functional area recognition integrating OSM road network and POI data[J]. Geography and Geo-Information Science, 2020, 36(4): 57-63.
[26]
MA T, ZHOU Y, WANG Y, et al. Diverse relationships between Suomi-NPP VIIRS night-time light and multi-scale socioeconomic activity[J]. Remote Sensing Letters, 2014, 5(7/8/9): 652-661.
[27]
禹文豪, 艾廷華. 核密度估計法支持下的網絡空間POI點可視化與分析[J]. 測繪學報, 2015, 44(1): 82-90.
YU W H, AI T H. The visualization and analysis of POI features under network space supported by kernel density estimation[J]. Acta Geodaetica et Cartographica Sinica, 2015, 44(1): 82-90.
[28]
焦鵬飛, 張鳳榮, 李燦, 等. 基于引力模型的縣域中心村空間布局分析——以山西省長治縣為例[J]. 資源科學, 2014, 36(1): 45-54.
JIAO P F, ZHANG F R, LI C, et al. The spatial organization of central villages in Changzhi County based on the gravity model[J]. Resources Science, 2014, 36(1): 45-54.